《無敵天下》

黃小龍從云海大陸傳送陣走出來,看著云海大陸上空飛來飛往的來自玄武星河的各大家族弟子,不由一陣唏噓。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來云海大陸的情景。

當時,他才是圣域十階后期巔峰,而現在,卻已是神域十階后期巔峰!

整整十大境界!

當時,他是來考核玄武學府外門弟子的,而現在,他已經成為名動四大星河的強者。

黃小龍想了想,然后往玄武城飛來。

既然路經云海大陸,他想去見一見師父封陽,還有大師兄劉允和三師姐齊雯。

“不知大師兄和三師姐的事情,解決了沒有?”黃小龍暗想。

一會后,黃小龍便來到了玄武城。

進了玄武城后,黃小龍也不急趕,而是信步而行。

看著四周繁鬧街道,黃小龍多少慨嘆。

就在這時,突然,前方傳來了一陣騷動和打斗聲,圍了不少人,黃小龍多少詫異,竟然有人敢在玄武城內打斗?

黃小龍不由走上前去。

“朱無厚,你竟然敢無視玄武城規定,在玄武城內對我出手?!”黃小龍還沒走近,便聽前方傳來了一聲怒喝。

“哈哈,[一][本讀]小說

玄武城規定?那又怎么樣?我現在是玄武學府內門弟子,而且我太師父是玄武學府執法堂太上長老!”一道囂張得意的聲音接著響起。

這時,黃小龍走近了。在人群中,看到一個身穿玄武學府內門弟子衣袍有些胖的年輕人在那里笑得有些猖獗。

看來,這便是那朱無厚了。

朱無厚身邊,還站著數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

而朱無厚對面,則是一個手持長劍,一臉憤怒,身穿青袍的中年人,中年人身邊,緊挨著一個美婦人,美婦人也是一怒容地看著對面的朱無厚。看樣子。這美婦人與那中年人是伴侶。

朱無厚冷笑地看著中年人,接著道:“聶國成,十幾年前,你多管閑事。壞了老子的好事。沒想到吧。現在,你會落到我手里!”說到這,看向那美婦人。嘿嘿一笑:“這是你女人?挺漂亮的,到時,我會親自對她用刑!”

親自用刑!

至少是用什么刑,用什么東西施刑,眾人哪會不明白。

那數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不由笑了起來。

“勞煩諸位師弟一起出手,將兩人擒拿下來,押入玄武學府地牢!”朱無厚對身后數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道。

“哈哈,朱兄客氣,同門兄弟,我們自然會出手相助,而且只是舉手之勞。”一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諂媚笑道。

朱無厚滿意點頭。

“朱無厚,我們根本沒犯什么罪,你憑什么擒拿我們,押入玄武學府地牢?!”那美婦人又氣又怒地道,由于氣怒,胸口起伏,鼓漲得厲害。

朱無厚更是看得雙眼大亮。

黃小龍在人群中,聽著兩人對話,算是聽出了一個大概。

本來這事,星河無數界面每天不知發生多少,黃小龍是懶得理會的,但是這朱無厚恃仗著自己是玄武學府內門弟子身后和其背后的那什么刑堂太上長老,竟然無視玄武城規定,在玄武城內出手,這事,黃小龍既然見到了,就得管管。

當然,黃小龍也是看不慣那朱無厚的囂張樣子。

就在那幾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上前,要將青袍中年人聶國成兩人擒拿下來時,黃小龍隨意一指,便見那數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慘叫一聲,俱都握著自己右手驚然后退。

眼前突變,讓朱無厚,聶國成以及四周看熱鬧的眾人不由一怔。

“誰?竟然敢管老子的閑事,給我滾出來!”朱無厚一怔后,環視四周,怒然吼喝道。

黃小龍從人群中慢悠悠地走了出來,來到人群之前,淡然道:“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說到這,對青袍中年人聶國成道:“你們可以走了。”

聶國成夫婦不由一愣。

朱無厚見黃小龍不僅敢多管自己的閑事,而且直接說此事到此為止,還讓聶國成夫婦離開,不由大怒,指著黃小龍:“小子,你說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知不知道多管老子閑事的后果?你現在便給老子乖乖地滾開,不然,等下,我要讓你死得很難看!”

由于黃小龍沒有身穿玄武學府長老錦袍,這朱無厚幾人并不知黃小龍身份。

不過,幾人沒認得黃小龍,看樣子,也是近些年才成為玄武學府外門弟子和晉升內門弟子的,這些年,黃小龍都沒有在玄武學府。

黃小龍聽那朱無厚說要讓自己死得很難看,不怒,反覺好笑,戲謔道:“既然這樣,那我便站在這,看你如何讓我死得很難看。”說到這,隨手一彈,便見那朱無厚慘叫一聲,整個人摔飛了出去。

落地時,一個血洞從其胸口洞穿后背。

觸目驚心!

四周眾人一陣騷動,似乎沒料到黃小龍竟然敢對朱無厚出手,而且是一擊將其重傷。

那數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也是大吃一驚。

朱無厚掙扎著起來,看著黃小龍,雙眼噬血殺意狂暴:“你,竟然敢出手傷我!”繼而,臉色猙獰,咆哮道:“小子,我一定會滅你全家上下!女的奸了再殺!”

黃小龍聞言,雙眼寒芒一閃,緩緩道:“是嗎?”隨后抬手,一指,指力瞬間便洞穿了朱無厚眉心。

那數名玄武學府內門弟子便看到,血柱從朱無厚后腦濺出。

朱無厚雙眼圓瞪,一臉不敢相信,根本沒想過黃小龍竟然敢在玄武城內殺他,緩緩倒了下去,。

四周圍觀看熱鬧的眾人不由驚然后退,不少人驚然叫了起來。

就在朱無厚被黃小龍一指擊殺沒有多久,不遠處酒樓內,一個護衛模樣的中年人一臉慌張走上了二樓,來到靠窗位子一個長相俊俏的黃袍年輕人面前,急聲稟報道:“辰已少爺,不好了,無厚少爺剛剛被人殺死了!”

“什么?”那黃袍年輕人放下酒杯,有些錯愕,以為聽錯了。

“辰已少爺,無厚少爺被人殺死了,在天府街,就在剛剛!”那護衛再次重復稟報道。(

歡迎再次閱讀三雅樓小說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